Tag Archives: 第一次

第一次。演唱会

感激利端哥哥给我这次的机会带了我去看我生平正式观赏的第一场演唱会~林子祥与管玄乐大马云顶演唱会。 ~~~ 他就是利端哥哥啦 ~~~   之前每次去看的不是什么华校义演,慈善演唱会,再不然就是什么到了最后关头票卖不出半买半送大减价的票…这一次就是真的很正式地去到云顶云星剧场,虽然林子祥的年代我没有办法参与,当晚的歌路也令我有点不在状况,因为不熟…-_-||| 不过,老实说,那个管玄乐团还真的令我蛮震撼,林子祥的气魄也真的很好,像他这样的年纪可以一连唱出那么多想当年脍炙人口的歌(因为整晚利端都能几乎一字不漏的在旁哼唱,不难想象当时的林子祥有多红。),真的不是每个老人家可以做到。   ~~~ 这张票价值RM145.50 ~~~ 还有就是这次的演唱会可说座无虚席,对于一个年代久远的歌手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可以说是成功了。 最令我为之动容的,是唱着[男儿当自强]的时候…毕竟我比较熟悉这首歌…嗬嗬。其实也不尽然,也是因为那种中西合璧的场面,让人觉得感动。 以下是一些图片分享,我的第一次演唱会献给了林子祥,和利端….-_-||| 有关演唱会的详细报道,可以看以下: //www.kwongwah.com.my/news/2009/04/26/58.html

Posted in 快乐分享 | Tagged , , , , , , , , , , | 28 Comments

中四时的那件事

    昨晚风雨交加,被狂风吓醒了睡梦中的我。潜伏在身体里的病魔在这一刻好像突然也被惊醒了,干咳了一个晚上。隔壁加菲猫的房间灯还开着,可是没有声音,想要敲门却又怕他不知是否带了女人上来“谈心”。所以只好作罢。大风一直很狂妄吹了一整晚,还把窗口吹开,我就杯弓蛇影地一直感觉到紧闭双眼还感应到的白光,也不懂耗了多久,慢慢昏睡去。     今早突然加菲猫叫醒我,才发觉原来一夜没睡的我已经错过了上班时间。头有点晕,有点懒,喉咙干涩得咳时还有一点血味。所以,难得加菲猫今天也没有课,有了一份闲情就只好拿病假来到了附近的old town。     上一篇有说到中四时发生的一件事情。其实就蛮长的一个关于我的故事,也困扰了我蛮久时间的一件事。我一直都不敢告诉任何人,因为或许我自己也很想把这件事情忘掉,一段不是很愉快的刻骨铭心。关于故事详情可以参考一下这篇:他她。还有以下:十一月五号,星期三 – 长篇大论介绍篇2之中学生涯中学生涯之感情篇特别版中学生涯感情篇特别版 2     一个十五岁女生忽然可以和梦寐以求的男生在一起,是当时会为之疯狂的事吧…那年的我在喜欢他的两年后突然可以一起,是做了梦也想不到的事。那年我用我全部的爱去爱他,有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那种。每天会自己骑脚踏车去找他家找他,虽然他家距离我家还真的有一段蛮远的距离。他会在我去找他之前,吩咐我打包给他吃,或者到他家后,叫我帮他收拾房间。他说,这样他才会觉得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女友,我也很乐意地做到他要我做的事。当然血气方刚是可以用来形容十五十六岁时的青少年的,也因为对性的好奇,有了女友的男生,都会有一点想要一探究竟的好奇。在一起的两个月后,我们开始接吻了。接吻,对一个女生来说是很浪漫的事,可是对男生来说或许就是探讨好奇的第一步成功。慢慢,每一次的见面都会接吻。慢慢,他开始要求抚摸。十五岁的女生,把矜持看得很重,一再婉拒,他也不屈不饶,慢慢的劝导,到后来的不耐烦,我们吵架了。为了不让关系恶化,我只好任由。或许是这样,第二步成功后,他开始精虫上脑。     从开始的接吻,抚摸,到后来他得到想更进一步,我都显得很抗拒和困扰。开始怀疑怎么爱情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我爱他,所以我任凭。直到后来的想得寸进尺,他开始不理我的感受,每次见面都要求我脱衣…至发育起从来不曾让别人见过的身体,我开始感觉罪恶。我害怕,可是我还爱他。他告诉我因为爱我所以有冲动。我也只好去相信或者就是那么一回事。     到后来开始要求最后一步了。我告诉他,不行,不可以。一样,他重复之前的动作,不屈不饶,开始的劝导什么爱我就给我,到后来的争吵说因为我不相信我爱他所以不给他。我初始的坚持,到后来因为时常吵架的疲累,我开始在想,是不是不再坚持一些事情大家会好过一点?我反复想了很多天,我很害怕失去他,一直在想是不是如果给了他他就不会离开?如果这样在争执下去,或许我会这样就失去他了…困扰着我一段时间的问题,变成了一种对外界误解的不合群,还有孤立,我慢慢感觉身边的人好像不再身边了…家人,同学…这样,变成了我更依赖他,害怕失去他。     直到有一天,一如既往,我又往他家去。他一见到我很用力地把我一把抓来,有点狂妄,有点失去理智。是因为刚看完A片吗?还是因为憋忍了很久的冲动?我感觉慢慢被他吞噬,身上的衣服被剥夺得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刻,我还很哀怨地叫他不要。他告诉我不会痛的,他会轻轻…我记得我好像有流泪吧,也分不清是痛的泪还是悲的泪。我连恨也恨不了,因为我还是爱他,我还是任由他摆弄而泥泞深陷…     发生那件事情后,人好像开始虚脱了,消沉了…就像这样: 作恶梦、焦虑、失眠等。然后随之而来的是恐惧、受袭的过程在脑海中不断的重演、更频密的恶梦、精神上的麻木、避免重提旧事、抑郁、不合群、与人隔离、忧伤和愤怒。     在处女膜大过天的中学年代,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心悸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伤心却还要装扮自己好像很幸福。可是情绪变动,我感觉得到,因为无处发泄我的怒气和哀怨,我开始不分青红皂白地迁怒身边的人,身边的朋友,家人,开始以为我因为谈恋爱了情绪化,开始感觉没有了别人的关心。我记得,我好像动了自杀的念头,可是后来又没有勇气…我还因为这样而害怕失去了他之后我会没有人要了,所以到后来他对我不好,我还是一样待在他身边,可是又心里充满了怨气。     后来还是分手了,后来还是离开了,后来还是不再害怕了,后来还是每每回想这一段经历,我还是会流泪…     我想,是时候释放自己了吧,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反正他或许也得到了报应…

Posted in 秘密花园 | Tagged , , , , , , , , , | 4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