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Kar’el

卡尔的祝福

        那天你不经意地在msn提起原来你写了一遍关于我的文章~我真的遗漏了,不好意思!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他为我写的这篇,这是第二篇了~   //greenlandnsky.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23.html   我記得我說過, 還要為你寫些什麽東西。 結果很抱歉的是, 我這飛機放了好久, 比建立赤腊角還好久。 —————————————————————- 也忘了什麽時候開始注意到你的存在, 只是確定的是,當我開始欣賞你的勇敢的之後, 開始和你有了接觸。   我記得, 我看過一句這樣形容他的話:   化爲美玉,只為隱藏石的哀傷;化成頑石,只為保護脆弱的玉。   這話誰說的?我說的。 依稀記得她好像……真的好像,還蠻喜歡這句話的。 他說……貼切嗎? 我忘了。   但是,現在,我想啊, 他已經不想擔當兩個角色了。 由他不用網名,而是開始用自己的真名寫部落格的時候, 我就開始有這樣的感覺, 他想做會真正的自己。   不是說,他之前都是虛僞的, 只是,我縂有一种感覺, 他在盡力保護自己, 用頑石看似堅強的在保護心中的脆弱而不受摧殘。 我想,不安全感, 是因爲得不到安全感吧? 我是這樣想的。   只是,現在啊,我想, 他找到了他想要的安全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快乐分享 | Tagged , , , , , , , | 22 Comments

因为你,我认识了和氏璧

机缘巧合下认识了Kar’el,也在机缘巧合下我们在msn聊了起来。   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华文造诣很好的人,对他的印象深刻是因为他连留言也显得龙飞凤舞:   傷口,愈合了,流血也曾經了;結疤了,也不再傷痛了。 只可惜,心理的創傷卻不是如此有跡可尋。 或許尊重,或許經不起觸碰。 於是,不碰。   还有这个:   或許,忍受不是愛;或許,愛不需要忍受。 或許,那不是愛;或許,勇敢失去也是一種愛。 近來很喜歡一句話,但意思很老套: 過去是緬懷,把握是現在,未來是等待。   他似乎让我误以为是一个像极历经沧桑的青年阶级。可是原来他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苍老。至于最令我感到吃惊的,就是他的实在外貌,其实还真的和部落里的他形成极端,很难去把部落里的他和现实中的他联想成同一个人。   那天在msn里聊起来,谈话内容还真的像在阅读一部古代小说…他似乎也是那种会在文字里捕捉心理的人,看了我几篇文章后就对我的人格作出一些蛮正确的品论,我也有点吃惊他的那种观察力。基于识英雄重英雄的关系,我请求了他帮我写一篇intro,以便让我放在我的简介里:   和氏璧       因为这一篇,我认识了和氏璧。虽然还蛮长的,我还在想要怎么简洁的塞进那小格子里。不过也真的谢谢他写了这篇给我。 关于和氏璧的故事,可以参考以下: //baike.baidu.com/view/4014.htm

Posted in 快乐分享 | Tagged , , , , , , | 3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