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博友

卡尔的祝福

        那天你不经意地在msn提起原来你写了一遍关于我的文章~我真的遗漏了,不好意思!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他为我写的这篇,这是第二篇了~   //greenlandnsky.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23.html   我記得我說過, 還要為你寫些什麽東西。 結果很抱歉的是, 我這飛機放了好久, 比建立赤腊角還好久。 —————————————————————- 也忘了什麽時候開始注意到你的存在, 只是確定的是,當我開始欣賞你的勇敢的之後, 開始和你有了接觸。   我記得, 我看過一句這樣形容他的話:   化爲美玉,只為隱藏石的哀傷;化成頑石,只為保護脆弱的玉。   這話誰說的?我說的。 依稀記得她好像……真的好像,還蠻喜歡這句話的。 他說……貼切嗎? 我忘了。   但是,現在,我想啊, 他已經不想擔當兩個角色了。 由他不用網名,而是開始用自己的真名寫部落格的時候, 我就開始有這樣的感覺, 他想做會真正的自己。   不是說,他之前都是虛僞的, 只是,我縂有一种感覺, 他在盡力保護自己, 用頑石看似堅強的在保護心中的脆弱而不受摧殘。 我想,不安全感, 是因爲得不到安全感吧? 我是這樣想的。   只是,現在啊,我想, 他找到了他想要的安全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快乐分享 | Tagged , , , , , , , | 22 Comments

第一次。演唱会

感激利端哥哥给我这次的机会带了我去看我生平正式观赏的第一场演唱会~林子祥与管玄乐大马云顶演唱会。 ~~~ 他就是利端哥哥啦 ~~~   之前每次去看的不是什么华校义演,慈善演唱会,再不然就是什么到了最后关头票卖不出半买半送大减价的票…这一次就是真的很正式地去到云顶云星剧场,虽然林子祥的年代我没有办法参与,当晚的歌路也令我有点不在状况,因为不熟…-_-||| 不过,老实说,那个管玄乐团还真的令我蛮震撼,林子祥的气魄也真的很好,像他这样的年纪可以一连唱出那么多想当年脍炙人口的歌(因为整晚利端都能几乎一字不漏的在旁哼唱,不难想象当时的林子祥有多红。),真的不是每个老人家可以做到。   ~~~ 这张票价值RM145.50 ~~~ 还有就是这次的演唱会可说座无虚席,对于一个年代久远的歌手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可以说是成功了。 最令我为之动容的,是唱着[男儿当自强]的时候…毕竟我比较熟悉这首歌…嗬嗬。其实也不尽然,也是因为那种中西合璧的场面,让人觉得感动。 以下是一些图片分享,我的第一次演唱会献给了林子祥,和利端….-_-||| 有关演唱会的详细报道,可以看以下: //www.kwongwah.com.my/news/2009/04/26/58.html

Posted in 快乐分享 | Tagged , , , , , , , , , , | 28 Comments

因为你,我认识了和氏璧

机缘巧合下认识了Kar’el,也在机缘巧合下我们在msn聊了起来。   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华文造诣很好的人,对他的印象深刻是因为他连留言也显得龙飞凤舞:   傷口,愈合了,流血也曾經了;結疤了,也不再傷痛了。 只可惜,心理的創傷卻不是如此有跡可尋。 或許尊重,或許經不起觸碰。 於是,不碰。   还有这个:   或許,忍受不是愛;或許,愛不需要忍受。 或許,那不是愛;或許,勇敢失去也是一種愛。 近來很喜歡一句話,但意思很老套: 過去是緬懷,把握是現在,未來是等待。   他似乎让我误以为是一个像极历经沧桑的青年阶级。可是原来他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苍老。至于最令我感到吃惊的,就是他的实在外貌,其实还真的和部落里的他形成极端,很难去把部落里的他和现实中的他联想成同一个人。   那天在msn里聊起来,谈话内容还真的像在阅读一部古代小说…他似乎也是那种会在文字里捕捉心理的人,看了我几篇文章后就对我的人格作出一些蛮正确的品论,我也有点吃惊他的那种观察力。基于识英雄重英雄的关系,我请求了他帮我写一篇intro,以便让我放在我的简介里:   和氏璧       因为这一篇,我认识了和氏璧。虽然还蛮长的,我还在想要怎么简洁的塞进那小格子里。不过也真的谢谢他写了这篇给我。 关于和氏璧的故事,可以参考以下: //baike.baidu.com/view/4014.htm

Posted in 快乐分享 | Tagged , , , , , , | 34 Comments